主页 > 大夫在线 > 正文

永远站立着,这就是我的名字——占立明

来源:新闻网作者:渠道发布时间:2018-01-13 12:43

占立明,男,中共党员,浙江省公安厅高速公路交警总队嘉兴支队直属大队副教导员。1977年11月出生在衢州江山,1998年8月毕业于公安专科。1999年7月6日,在沪杭高速公路处理交通事故时,被冲进事故处理区的车辆撞伤,造成右腿高位截肢,左腿膝关节骨头缺失,四级伤残。2000年8月,在身体稍有康复,右腿装上假肢,双手能拄拐走动后,重返工作岗位。现为浙江省公安厅高速公路交警总队嘉兴支队直属大队副教导员。

尊敬的各位领导、同志们:

大家好!

我出生在贫困的浙西山区,和许多人一样,从小就对警察这个职业有着特殊的向往。1998年,我从浙江公安高等专科学校毕业后成了一名高速交警,圆了我儿时的梦。穿上警服那一瞬间的兴奋感受,到今天我还清楚地记得,真为自己能成为一名人民的守卫者而骄傲。

人生总有一些意外会不期而至。1999年7月6日一个看似平凡的日子,却让我痛彻心肺。那天下午,我在沪杭高速公路处理一起交通事故。当时现场已设置好明显的警告标志物,突然间,一辆失控的轿车,像脱缰的野马一样,闯入设定的事故处理区,撞飞多块警示牌后直插中央护栏,巨大的冲撞力卷起的钢制护栏像一把利刃顷刻间切断了我的右腿。整整昏迷了四天后,我醒来了,侥幸保住了性命,初醒的意识也让我清晰地知道了一个残酷无情的事实:右腿高位截肢,左腿严重受损,膝关节、踝关节粉碎性骨折。

走上工作岗位不到一年,我的脚步顿时停止了。一个又一个的问题盘旋在我的脑海:一个残疾人今后该怎么办? 能否回到以前的工作岗位? 能否组建美好家庭?能否赡养生活在农村的父母?未来的一切仿佛都像我的右裤管一样空虚飘荡,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陷入恐惧绝望之中难以自拔,总是一个人躲在封闭的病房里长吁短叹。

真心感谢身边的人们,带给我莫大的信心和勇气。“你可以借助假肢站起来!”医生给我指明了方向和希望;“你年纪轻轻的,应该站起来!”家人给了我压力和动力;“我们期盼着你快点站起来!”领导和同事给了我关爱和鼓励。在连续8次手术效果仍不理想的情况下,总队、支队的领导千方百计帮我联系到中国康复研究中心进行康复治疗。2000年3月,我安装了假肢。然而,用硬实冰冷的假肢辅助行走,难度却大大出乎我的预料,和小孩学步一样,摔倒是家常便饭。记不清多少次,假肢与大腿根的结合处磨出了血泡,垫上棉纱,我咬咬牙接着练习……

在康复中心,我所在的病房有五个人,但只有我一个需要洗脚,因为他们四个人都是双腿截肢。每当我洗脚的时候,他们都用羡慕的眼神静静地看着我。于是我对自己拥有的东西做了一次盘点:我还有一条腿,一双健全的手,一个清醒的头脑,还有一个关爱我的集体……我想了很多,真的不能再这样消沉下去了!我绝对不能、也不应该把一次交通事故的悲剧,演变成整个人生的悲剧。我一定要重新站起来!

2000年6月,经历了三个月的康复训练我出院了。在家休息了几天,我就坚持要求上班,单位安排我到违法处理窗口从事内勤工作。我深知,我能实现人生的第二次站立,靠的是组织的关怀和社会的温暖,我必须以我的工作来回报社会。

与健全人相比,我工作的艰难程度要大很多。坐着工作,对少了一条腿的我来说麻烦的确不少。一坐上椅子,假肢的上端就顶着肚子,时间一长就会疼痛难忍。为了不让假肢顶着肚子,我只好侧身而坐,这个坐姿我一坐就是9年。遇上大风的天气,对我来说真是寸步难行。因为假肢相当于一个支撑,当抬起假肢的刹那被风一吹,整个人都会失去平衡。要是工作日遇上这样的天气,我就一定要比平常更早出门。最难的是上厕所,由于右腿从根部截肢,我得先卸掉假肢,靠着单腿的力量支撑全身的重量,完了再把假肢装上,上上下下一折腾,寒冷的冬天也会冒出一身的汗。正因为这样,我最怕肚子不舒服,平时吃东西会特别注意。有时来接受违法处理的驾驶员看到我吃力站起来拿东西时,会关切地问:“你也是腰椎间盘突出吧?这病我也有,特别难受。”我只是笑笑没有回答。“工作着是美丽的”,我常用这句话来为自己鼓劲,工作中有再多再大的困难,我也会坚守自己的岗位。

因为工作需要,支队安排我办理事故保证金的收支。这项工作不仅手续繁琐,而且项目繁多,一天进出金额有几十万元,这对刑侦专业出身,以前从事道路交通管理工作的我来讲,难度可想而知。我及时转变角色,一切从头学起。我要求自己,走起路来可以比别人慢,但干起工作来不能比别人差。我开始有计划地利用业余时间学习财会知识,晚上猛练“点钞功”。《道路交通安全法》颁布后,为了尽快掌握新法,我每天下班后坚持自学,边背边做笔记,半夜想起什么来,就马上开灯拿本子来核实。经过不懈努力,在支队的考试中,我拿了满分。在办理事故保证金的那段工作时间里,我先后经手资金总额达1000多万元,没有出现一点差错。另外,我还处理道路交通违法50000多起,没有一宗案件当事人提起行政复议或诉讼。

文章地址:http://www.tjjj.gov.cn/dafuzaixian/20180113402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