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大夫在线 > 正文

无亲无故 无怨无悔 大爱助残三十年 ——康金环

来源:新闻网作者:渠道发布时间:2018-01-13 12:43

康金环,女,共产党员。康金环同志是黑龙江省农垦建三江分局勤得利农场第七管理区的一名普通退休工人。她干一行爱一行,吃苦耐劳,乐于助人,曾先后担任过家属排排长、鹿场场长、炊事班班长、妇女主任。31年来,她为组织分忧,像照顾自己的亲人一样,无怨无悔地一直照顾着一位非亲非故的精神病患者¬——知青李文魁。她的事迹温暖了世人也感动了社会,她用无私的大爱谱写了人间最温情、最美丽的篇章。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同志:

大家好!

我不识字,今天口头向大家做汇报。

我参加工作比较早,17岁就在山东老家当妇女队长,18岁入党。1966年来到黑龙江农垦基地勤得利农场,1998年退休。

我没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就是照顾了李文魁兄弟31年。

提起李文魁,得从1968年说起。那年冬,20岁的他和来自哈尔滨、上海等地的知青来到勤得利农场砖瓦厂工作。小伙子能写会画,很快成了农场的文艺骨干。后来,经过工厂推选获得上大学的资格,他却把这个好机会让给了同在一个连队的女朋友。想不到,女友回到城里后不久就提出分手。李文魁受到很大的刺激,从此精神失常。在住了八年的精神病院后,李文魁被送回他在哈尔滨的老家,可没过几天,他家人就受不了,把他送回北大荒,一家人搬走了,从此音讯全无。这些事儿,都是后来我从他一位同学那儿了解到。

我第一次见到李文魁是在1978年一个冬天的下午,当时农场里一大帮人围着看,说是来了个野人,我也跑过去看热闹。很快,大家发现,这个野人其实是一个精神病人。有的小孩拿着棍子打他,有的拿着土块、砖头砸他,越砸他越疯得厉害,又蹦又跳的,又追人又打人的。突然,有人认出,这个精神病人就是十年前在农场插队的知青李文魁。

场领导考虑给李文魁调一调环境,给他调到我们23连。我们23连在一个有山有水的地方,比较偏僻,李文魁真闹起来也不会跑丢了。有一天他拎起斧子,砸了食堂砸宿舍,一气把玻璃全部砸掉,谁也不敢说,你一说他就冲你来,要砍你,要劈你。大家都看他害怕,躲着他走。他经常在冬天的三九天只穿着短裤在外边溜达!我是妇女主任,平时能帮他就帮他一点儿,帮助他拆洗被褥,料理他的日常生活。

记得我第一次给李文魁理发。刚从精神病院回来的李文魁,头发乱蓬蓬的,足有一尺多长。可能因为在医院治疗受过电击,谁也别想碰他的头发。我就先拿自己头发做示范,剪一绺让他看着,再一点一点地说服他。一个头理了一个星期不说,李文魁头理好了,我自己也成了“谷头鸡”。

在场领导起初决定,让李文魁在集体食堂吃住,等待他家里人来认领。可是呢,一年以后,没有人来找过他。勤德利农场改革,食堂解散了,李文魁连个吃饭的地方也没有了。

开始的时候农场考虑,看他能不能自已做饭,可他一顿饭也没做过,到了饭点儿就拿个盆东家要完西家要,要一盆吃一盆,要到什么吃什么,不到20天的时间,他的脸就肿起来了。场领导在全连大会上讲,谁来养李文魁,一个月给记80块钱的账本。大会开完了,没人来领养。又召开全连党员大会,还是没有人来领养。我心里挺不是个滋味儿的。我寻思,总不能让一个人给活活饿死吧。就把李文魁接到了自己家里。

刚到我家那时候,李文魁病犯得挺利害,经常砸窗户,砸家里的盆、碗。他砸了旧的我买新的,他砸了一次我买一次,大家都说我是买碗盆的专业户了。

有一次,李文魁边吃饭边看电视,看着看着一蹦老高,冲着电视就骂,在屋里骂够了跑到外面骂,外面骂够了回到屋里吃,吃完了又到外面骂。我家老刘说了他几句,他拎起斧子来就追我家老刘,追的老刘围着全连转。老刘吓坏了,跑进了一个存粮食的库房,用竹筐把自己扣了起来整整躲了一夜,没敢回家。第二天一进屋他就说,这个日子没法过了,要我从他们俩中挑一个留下来。三个孩子也哭着要和爸爸一起走。

我儿媳妇怀孕期间,李文魁拎起斧子就要砍我儿媳妇,多亏她跑得快,不跑快就把她砍着了。砍是没砍着,怀孕三个月的孩子流产了。我儿媳妇哭着和我说:“妈,在家里一点安全感也没有,整天担心害怕,这样的日子我一天也受不了!”他们搬到了离我几十里远的另外一个村子,一年也就只能来往一两回。后来,儿媳妇给我添了个小孙子,小家伙有次拽着让我留下来陪他,可我不得不回去照顾李文魁,我都不知道自己那天是怎样一步一步哭着走回去的。

文章地址:http://www.tjjj.gov.cn/dafuzaixian/20180113402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