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大夫在线 > 正文

残友:自考的另一个名字是追梦

来源:新闻网作者:渠道发布时间:2018-01-13 12:43

  【拼搏自考·共创和谐】
  痛苦和磨难是生命的一部分,与生俱来,随着生命的消失而消失;痛苦和磨难既可以成就一个人,也可以毁掉一个人;面对生存竞争中的痛苦和磨难,为什么有人被击垮,有人却借此攀上高峰;承受痛苦和磨难,是学会生活的第一步,你补上这一课了吗?

  【人物提示】

  郭晖,女,12岁时因为误诊延误治疗导致高位截瘫。她凭坚强的毅力,克服重重困难,靠自学读完了初、高中课程,完成英语自考专科、本科学业,获得毕业证书和学位,2002年获山东大学英语硕士学位。2003年考入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英语系攻读博士学位,是北大多年来第一位残疾女博士生。

  一次小小的意外让她的命运拐上了岔道

  如果不是那次小小的意外,郭晖就会像大多数女孩子那样按部就班地经历平常人生的各个阶段,可是命运偏偏跟她作对,并且是那样的悄无声息。

  1981年4月的一天,邯郸市某小学五年级女生郭晖课外活动课上跳远时扭伤了左膝盖,当时她没在意。一个月后,妈妈发现她左膝略有红肿、发热,就带她去了医院。医生诊断为滑膜炎,但打了五六针封闭后红肿不消,便转到中医院,治疗了一个月后不见好,又转到邯郸某一家较大的医院,医生诊断为风湿性关节炎,采用肌肉注射激素治疗,注射了大量激素疗效仍然不佳,又转到峰峰矿区总医院,开刀切片化验结果显示,郭晖患的是滑膜结核。1982年2月,郭晖住进湖南长沙市结核病医院。

  这段时间,郭晖常常腰疼得厉害,坐一会儿就受不了。跟主治大夫反映,大夫说由南方潮湿气候引起,不碍事,贴贴膏药拔拔火罐就可以了,这样又撑了半年。一次,郭晖患了感冒,腰背疼得满地打滚,接着发了三天高烧。第四天醒来之后,郭晖觉得右腿发麻,没了知觉,接着左腿也失去了知觉。她用手抓着自己的腿问:“妈妈,我感觉不到我的腿了。妈妈,这是怎么回事?”看着女儿惊恐的眼神,妈妈吓坏了,当她随后看到女儿大小便失禁时,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胸椎有很大一部分受到结核菌破坏,旁边还有脓包。”拍片结果出来后,医生着急地说。1983年1月,郭晖在湖南省人民医院接受了开胸手术,医生虽然清除了结核引起的病变,但受结核病菌侵蚀而扭曲的椎骨仍然压迫中枢神经,郭晖瘫痪了。由于住院费昂贵,她们一家只好返回邯郸。父亲坚信郭晖的病能治好,他四处打听,听说在北京结核病医院可以再做一次手术。1985年1月,父母带着郭晖到北京通县结核病医院做了第二次手术,希望这次手术能去除骨头对中枢神经的压迫。手术一个月后,郭晖的左脚大拇指会动了,可不久后又不能动了,半年过去,没有任何恢复的迹象。

  就这样短短几年,结核病菌像一只恶魔一样吞噬着郭晖健美的肢体,一步步地把她变成了一个终日卧床、病弱不堪的瘫痪人。一个正值青春花季、浑身充满活力的少女怎能承受得了?“为什么噩运要落到我的头上来?今后我还怎么过呀?”郭晖感到从未有过的无助和绝望。

  在病床上靠自学修完了初中和高中课程

  她觉得自己连屋顶上那些吱吱叫的麻雀都不如,它们在那里呆腻了,“扑棱”一声就飞走了,可自己呢?自己的翅膀被折断了呀。

  从湖南回来到去北京治疗的这段时间,郭晖只能整天躺在床上,不能做任何事情,连翻个身都像进行了一次殊死搏斗:她要先抓住床栏杆,在家人帮助下,再用上身带动下身慢慢翻转,常常翻到一半又摔回去了,等完全翻过身后,她已经筋疲力尽,全身被汗水湿透。吃饭也坐不起来,只能躺在床上吃,躺在床上体位是平的,开始她怎么也咽不下食物,后来才慢慢习惯了。

  然而,比肉体病痛更难以承受的是精神上的打击。隔壁就是一所中学,郭晖每天都能听到中学生们琅琅的读书声,听到同龄人课间游戏的嬉闹声。

  听着听着,她眼前就浮现出自己的身影:跳皮筋,踢毽子,捉迷藏,和同伴一起到丛台公园看动物,登楼台亭阁,爬假山……她跑起来红领巾在胸前上下跳跃,耳边呼呼风响,谁也跑不过她。可是现在这些已不属于她了,已远远地离她而去了。郭晖看不到生活的意义,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她觉得自己连屋顶上那些吱吱叫的麻雀都不如,它们在那里呆腻了,“扑棱”一声就飞走了,可自己呢?自己的翅膀被折断了呀。郭晖瞅着天花板,想着想着眼泪就流下来了。

  爸爸妈妈上班,两个哥哥上学,他们都忙,不能老在家陪她。妈妈上班前把收音机、水放在旁边,把镜子放在枕边好让她找东西。爸爸把削好了的铅笔放在她够得到的地方,但有时一下子不知掉到哪去了,爸爸便把铅笔和橡皮用绳拴在夹子上。等这些忙完了,他们才千叮咛万嘱咐地走了。

文章地址:http://www.tjjj.gov.cn/dafuzaixian/20180113402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