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大夫在线 > 正文

残疾人凭借互联网打天下,创办公司估值过亿

来源:新闻网作者:渠道发布时间:2018-01-30 14:09

  2018年伊始,桂林高新区创意产业园又一家互联网公司开张了。但这家公司有些不一样,她的联合创始人和核心团队全部都是残障人士,平均年龄才27岁。
  “与众不同”的IT高手们
  和其他创业公司一样,走进这家公司,听到的同样是键盘的敲打声,看到的同样是带着眼镜的程序员。而不同的是,公司里的“大佬”,有的坐着轮椅,有的靠着一副拐杖,有的袖管里空荡荡的,还有的耳朵里装着助听器……
  “我们曾经是老同事,后来又一起出来创业,在一起7年了。”总经理席文峰28岁,他坐在轮椅上笑着说,自己和霍金一样,脑袋很好使,就是身体不给力。
  席文峰毕业于计算机专业,曾在深圳残友软件有限公司参与了多个软件项目,正是在那里,他还结识了如今一起创业的10多名小伙伴。
  岑伟忠,看起来很壮实,只有在他站起来柱起拐杖时,才能发现他的双腿与身体的不协调。他在深圳有车有房,但为了和席文峰共同创业,他揣上自己的C5驾照,一路开了8个小时,来桂林创业。
  颜忠斌,6岁因故失去了左臂,现在,同事们都笑称他是身怀绝技的杨过,就差一位小龙女了。
  创业之路上的绝地反击
  患有小儿麻痹症的谢忠良是公司CEO,也是公司里年龄最大的,他就像家里大哥哥,聊起当年的创业故事他说:“公司现在的发展很好,但大家只看到成功,却不知道我们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2010年,谢忠良、席文峰等人均在知名企业供职,但即便是大企业,旁人异样的眼光、无障碍设施的欠缺,也都让他们感到诸多不便。
  为了寻找属于自己这个群体的归属感和温暖,谢忠良等人决定自主创业。他们在网上发出“英雄帖”,结果获得很多人的回应,核心团队很快组建成功,来自广西、广东、福建、江西等地的伙伴集结在一起,其中大部分都与他们一样是残障人士。
  然而第一次创业,惨败。
  “当时真的很困难,深圳的房租很贵,我们得交,员工的工资,我们也绝不能欠。为了公司能存活下去,我们核心人员主动将工资缩水5倍,以保障员工们的收入。”谢忠良说,真情换真心,在公司最困难的时候,团队核心却无一人选择离开,至今7年来,核心团队依然是零离职。
  面对创业的失败,这些曾经战胜过命运不公的小伙伴,再次凭借绝不认输的精神坚持前行。2017年,他们二次创业,参与研发了智慧楼宇、智慧城市、智慧餐厅、人脸识别、智能穿戴、体育场馆运营、大健康系统、电商平台等多个项目,其中一套人脸识别系统,市场占有率已达30%以上。在投资市场,公司的估值已经过亿。
  拳拳赤子心 温暖反哺路
  2018年1月,谢忠良带领公司来到了桂林,开始了他们在广西布局的第一步,在桂林,他们在发展自身的同时,也开始回馈社会。“曾经我们找工作都没有信心,曾经我们也需要别人帮助,现在我们有能力了,我们想帮助更多像我们这样的人。”
  在桂林科技创业服务中心、桂林高新区科技局的帮助下,如今,他们已经成功入驻高新区创意产业园并在桂林的招聘,开出的薪资是7000-12000元,他们很希望能在桂林的高校里,招聘到与他们的从前一样,有能力有技术,却没有信心找工作的残障学生。找遍了桂林市的高校要为残障学生提供就业岗位,功夫不负有心人,公司终于找到了一位符合条件的应届毕业生小谭。
  患有先天脊柱侧弯的小谭本来没有自信去找工作,现在却已经成了同学们中最早一批确定了工作的人。
  来到桂林的第一年,席文峰说公司第一年的目标是先创造产值500万。谢忠良则透露,公司已经研发出了一个点对点精准扶贫的平台,能帮助贫困户为农产品寻找更宽广的销路。公司上下满怀期待,能用自己的本领,为身边的世界带来更美好的改变,让孩子们不会再因贫困而失去治疗的机会,减少因为疾病、意外而致残的可能。
  在谢忠良、席文峰等人信心十足的计划着未来自己能为这个社会做的事情,在他们的脸上,已经看不到过去的伤痛和失败,他们经历过无数个艰苦难熬的日子,也都放在了心里,如今在事业有成的时候,他们心心念念的都是如何去反哺社会,正如泰戈尔的一句诗“世界以痛吻我,而我报之以歌”。

声明:凡本站转载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转载旨在分享。如对版权有任何疑问,可电邮联系cjrjob520@126.com.

文章地址:http://www.tjjj.gov.cn/dafuzaixian/2018013044568.html